• 哈密门户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聚焦教育公平:为什么寒门学子难入名校门?

    发表时间:2020-01-26 信息来源:www.beijingportal.com.cn 浏览次数:838

     

    对话者:

    朱赵辉中央教育学院研究员

    中国研究员和联思北京大学世界研究中心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越来越成为农村学生的奢望。由教育学者杨东平主持的“中国高等教育公平研究”表明,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重点大学的农村学生比例一直在下降。北京大学农村学生的比例从30%下降到10%,而清华大学2010级农村学生的比例仅为17%。

    是什么阻碍了贫困家庭学生的崛起?一个人的出生能决定他的命运吗?

    目前高考的内容设计可能会导致“出生决定命运”的结果。考试中有明显的文化偏见,这对某些群体有利,但对其他群体不利。结果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这降低了高考这一社会资源配置系统的公平性。

    记者:的教育是一个公平的起点。教育是让人们看到希望。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离名校越来越远。这是否表明出生决定命运?

    楚赵辉:近年来教育发展的一个基本事实是,来自偏远农村地区或贫困家庭的:名儿童有越来越多的机会进入大学,但进入一所好大学却越来越困难。这个结果是逐步积累的。通过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多层次分化,智力相同的学生在不同的学校学习,优势和劣势各不相同。高考中有百分之几的时差是完全可能的。这表明教育公平的问题比一些人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这是一个涵盖整个过程和所有方面的概念。实现教育公平的目标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联思:高考原本是一种标准化考试,它通过“后天”的努力来考虑学生的知识和逻辑思维能力,应该尽量消除“先天”因素的影响。以“现代性”为核心的高考内容改革实际上损害了高考的公平性。现阶段,中国的城乡差距很大。农村学生的教育条件远不如城市学生。中小城市和中心城市之间的教育差距也很大。过去,在强调知识和记忆考试的情况下,通过刻苦学习和记忆,可以在高考中取得高分。然而,当高考越来越注重“能力”时,努力工作所能发挥的作用已经下降,而考生的家庭背景和教育环境等因素所发挥的作用也大大增加。高考内容改革没有适当考虑我国教育发展不平衡的实际情况,影响了农村和中小城市学生的利益。考试中有明显的文化偏见,这对一些群体有利,但对其他群体不利。结果是“越强越弱”,这就降低了高考这一社会资源配置制度的公平性。

    各级学校和各种教学环节都没有将教育公平的保障设计为一个重要因素,只有考试分数被作为唯一因素,因此偏差是不可避免的

    记者:“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解释,只能通过进入重点大学来改变命运,而农村学生主要集中在普通的地方院校和专科院校。当重点大学的大门一点一点向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关闭时,我们会怀疑我们的教育体系设计出了什么样的偏差?我们如何为每个人的发展创造平等的空间?

    楚赵辉:《知识改变命运》可以在不同的时代得到反映,一是当它被使用的时候;第二,在选择过程中。前一种情况贯穿一生。因此,我认为无论多么富有或贫穷或其他条件,每个人都应该终生不断地学习。至于后一种情况,我不同意“只有进入重点大学才能

    严格地说,为每个人的发展创造一个平等的空间,就是根据每个人的成长和发展需要来设计教学、评估和管理。因此,需要一套多种评估系统来改变现有的单一评估系统,该系统一生只依赖一次测试。然而,在现有社会信任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有人担心这样做会导致整个社会更加不公平。因此,这是一对矛盾。建议在全社会公开讨论的基础上确定改进的方向和步骤。

    联思:通过高等教育实现社会流动,这不仅是相当独特的“中国模式”的一部分,也是一个极好的制度安排。自1999年以来,高等教育的扩招给数百万没有机会上大学的学生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从而更好地满足了人们接受高等教育的热切愿望。从绝对意义上说,扩大招生使更多的工农子女接受高等教育,这当然有利于社会公平。然而,数量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质量变化。对于任何已经普及甚至普及的教育,围绕教育的类型和质量都会出现竞争。水平越高,不平等就越明显。

    对于不同班级的孩子来说,大学的门槛不是“同一起跑线”。他们拥有的不同资本肯定会对大学生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也会改变未来的社会生态。学校的学生人口应该是多样化和丰富的。当学校生态趋于单一,或者更加注重所谓的高素质学生时,这种教育生态就会出现一定的失衡。现在,是这样吗?我们意识到了吗?

    楚赵辉:无论是在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学生的多样性必然会带来教学资源的丰富。我曾经向一所重点大学的招生官员建议33,360英镑。从统计上来说,每1000人中智力较高的人的比例相当。某个领域的顶尖人才绝对是优秀的人才。与其在北京招募600分的候选人,不如招募偏远地区最好的候选人。他的回答是:像这样进入学校后,由于考试成绩的差异,他不能上课了。这也涉及到如何开展大学教学的问题。从保证高质量的角度来看,大学不适合大规模的班级,应该尽可能地进行个性化教学。然而,我们大多数大学仍然采用“一课”的方法来教所有的学生。这种方法不仅会降低质量,还会产生新的公平问题。对那些对这种大课,即教育生态失衡不感兴趣的学生来说,这是不公平的。然而,这种不平衡实际上发生在小学阶段,也会被带到高考和大学后教育中。对学生的长期伤害是巨大的。目前,关注这方面的人太少了。

    联社:不同阶层的家庭对子女的经济支持和能量投入有很大差异。精英阶层对子女学习习惯的培养、学习计划的统筹安排以及对子女人格的微妙影响,都明示或暗示地实现了精英阶层的代际生产。如果一个家庭有经济优势,那么这种资本往往可以在教育过程中转化为优势,这在当前的独立入学考试中得到充分体现。当然,这肯定会延伸到大学校园内部。对于不同班级的孩子来说,大学的门槛不是“同一起跑线”。他们拥有的不同资本肯定会对未来的大学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也会改变未来的社会生态。当最终结果显示只有富裕家庭的孩子才能上着名的大学,而大多数贫困学生不能依靠知识来改变他们的命运时,我们可以用什么来确保他们所代表的两个班级能够和睦相处呢?

    高等教育系统应该检查和纠正不公平的社会模式,而不是顺从和抄袭。精英大学应该保持

    楚赵辉:公平作为一个概念,应该体现在全过程和多方面。从社会角度来看,贫富差距过大和权力水平过高是加剧教育不公平问题的基础,必须不断加以改善。同时,我国目前的教学、评价等方面有更多的空间寻求教育公平。为了在短期内改变农村考生的不公平状况,可以将教学条件的不平等作为一个因素。例如,根据教学条件的不同,可以将10,000名考生作为一个单元测试区,根据考生的分数可以将单元测试区分成几个等级。招生学校在录取时会平等对待分数不同但分数相同的考生。这一措施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学生和教师的均衡分布。正确的操作有利于整体教育的均衡发展。

    Lian Si :在西方发达国家,虽然大学入学制度非常复杂,特别强调大学自治和考生选择,但在促进社会流动方面表现不佳,近年来入学公平问题恶化。然而,我们还必须指出,发达国家已经开始实施一系列救济政策,试图补偿弱势群体。

    对农民孩子来说,高考是进城的重要渠道;对普通人来说,这意味着获得“干部”地位;对于弱势群体来说,高考是一个向上流动的机会。高考中的任何不公平事件都会给公众带来强烈的剥夺感。一方面,我们应该认识到中国高考制度的特点及其对中国政治和社会的意义。同时,应该指出,高等教育系统应该平衡和纠正不公平的社会模式,而不是服从和重复它。精英大学应该保护社会道德,抵制权力和资本的渗透,公平地选拔和培养来自社会各阶层的新精英。(记者金晓燕,王赢)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08/11/c_121843743.htm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哈密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eijingportal.com.cn 技术支持:哈密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