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密门户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一位法院执行局局长的生意经:办公室成受贿室

    发表时间:2020-03-10 信息来源:www.beijingportal.com.cn 浏览次数:1849

     

    在许多民商事案件中,执行部门无疑是等待判决实现的当事人实现正义的最后一步。而湖南省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执行董事肖利用执行机制,在“被执行人、执行申请人、拍卖评估公司、律师”的多方博弈中,寻求操作空间,大赚特赚,最终步步深入。

    近日,记者获悉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一审判决肖受贿。肖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没收赃款137.2万元上缴国库。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梳理了判决书,发现在肖受贿案中,法院认定了14个行贿对象。这些当事人找到萧的原因就不同了。有的是为了让执行顺利进行,有的是为了在执行过程中增加分配比例,有的是希望参与一些已经被外国法院执行的案件的赔偿分配,有的是为了让肖“协调”解封一些被查封的资产。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梳理了判决书,发现在肖受贿案中,法院认定了14个行贿对象。这些当事人找到萧的原因就不同了。有的是为了让执行顺利进行,有的是为了在执行过程中增加分配比例,有的是希望参与一些已经被外国法院执行的案件的赔偿分配,有的是为了让肖“协调”解封一些被查封的资产。

    一个曾被萧挟持为人质的当地政党告诉记者,萧大多拒绝接受任何通过各种关系寻求他的人。“因为在他看来,执行可能快也可能慢,但或多或少会有不同的成本。”

    2013年,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湖南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向王谋辉支付投资补偿及相关费用共计3000万元。本案于2013年7月30日在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审理,王谋辉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另一家公司在长沙的财产。但是,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执行通知时,被执行公司的财产处置权已移交给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因此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可执行的不动产。

    无奈之下,王谋辉找到小帮忙,答应给小好处。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院长肖多次前往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协调,要求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剩余执行金额移交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分配。

    2014年1月,被执行公司长沙的部分资产以1.433亿元出售。此后,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致函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将扣除抵押贷款及各项费用后的全部交易收入汇至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账户,以利于优先支付王谋辉申请执行的标的资金的分配。与此同时,王谋辉多次要求执行法官肖和谢谋军分配更多的债权。肖、等人多次未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协调,后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协调执行。随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司执行基金3000多万元汇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王谋辉成功收到执行基金3000万元。为了感谢小的帮助并继续平衡,王谋辉给了当地一家茶馆10万元的“辛苦费”。

    2015年3月,牟鹏以牟鹏所属湖南建筑公司的名义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与荆城公司合同纠纷中的500万元标的费及利息。两个月后,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了景城公司1350万元的土地收购资金。当时有四个债权人申请扣押和分配被执行的资金,彭只是第二个。彭托小通过朋友照顾彭。

    肖等人相互协调,最终按照查封的先后顺序变更了分配方案,保证了彭财产本息的足额支付,并将执行标的660万元全部支付给彭。2015年11月,“万事通”报纸的受托人给肖发了5万元钱。

    办公室变成了“拍卖行和律师”的贿赂室

    2014年至2018年春节期间,担保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在与娄底市一家燃料公司的经济纠纷案中,对肖的关注表示感谢,并九次发送现金15.5万元。

    2012年春节至2015年,湖南某律师事务所主任方某为了引起肖的注意,先后六次以现金方式支付了4.9万元,并感谢肖提供案情来源。

    娄底市一名司法官员透露,肖对金钱的贪恋早已为业内人士所知,但肖依然“正直”。委托的事情通常用他的心去努力,要钱不是很激烈,但不给钱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说,肖担任执行董事10年,以前是一个谨慎的人。他经常拒绝接受食物和其他东西。然而,在长期执政后,人们的想法会发生很大变化。

    据媒体报道,肖的转变是在他母亲去世后,当时家里现金不足5万元,葬礼几乎不可能举行。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收到了30万元的礼物。小薛军被这件事深深地感动了。他开始意识到作为法院执行董事的权力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那些送礼物的朋友和老板只是通过这种形式与自己建立关系,为将来的请求打下基础。在金钱的诱惑下,萧放松了自我克制。

    “老赖”也可以“启封”

    2015年11月,聂及其公司在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李慕山申请强制执行。此后,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委员会依法查封、冻结了以聂名义在银行抵押的资产,聂等人被列入不诚信人员名单。聂设法找到肖,并请求帮助删除他的名单不诚实的人和他的一些资产。小努力调解,让聂与李达成调解协议。随后,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委员会冻结了聂的不诚实名单。

    但聂又食言,未能继续履行与李慕山的约定。李某擅长再次申请冻结聂某的资产,并将聂某等人再次列入失信名单。

    看到自己和妻子又成了“老赖”,聂某只好找小薛军协调。在肖薛军的推动下,聂某与李某山再次达成执行和解。在拒绝了“老赖”的恶名后,聂在娄底一家酒店洗脚时给了小薛军15万元现金。

    有意思的是,本案原告李慕山也感谢了小对此案的帮助,并在聂某寄钱的同一家酒店给小寄了一些现金。

    萧因为多次被举报,开始进入娄底纪委视线。然而,当当地纪委开始调查肖,发现他的家庭财产没有问题。做了10年执行董事的肖人脉很广。当调查人员去银行查看肖的个人财产和银行流动信息时,银行工作人员向他通风报信。

    此外,在房地产部门调查肖房产信息时,房地产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肖透露了纪委正在调查的相关人员名单。萧有针对性的找相关人员统一口径,反对调查。然而,在工作队的深入调查下,操纵案中的贿赂证据逐渐浮出水面。

    2018年11月,肖被开除党籍并担任公职。其涉嫌职务犯罪被依法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执行委员会副主任,曾与肖合作,也因涉嫌严重违纪受到监督和调查。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在线记者洪克飞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哈密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eijingportal.com.cn 技术支持:哈密门户网 | 网站地图